91592Snap1.jpg

大栅栏的故事——梨园文化

(三)义务戏殿堂

    

义务戏,就是指演员演不取报酬,把收入捐给社会公益事业,类似于今天的“义演”。进入民国以后,除每年一度为贫苦艺人度过年关举办的义演(又称“窝头会”)外,最多的是为某省灾民举办赈灾义演。因为义务戏名角多、演员多、水平高、观众踊跃,所以又称“大义务戏”。而要演这种大义务戏,对剧场条件要求很高,必须容纳观众多,设备好,舞台面积大,后台宽敞,交通便利等。而第一舞台由于其在舞台设施上的完备,因此成为了京城上演义务戏最多的剧场。

据不完全统计,仅1919年,从年初的“窝头会”开始,又有3月10日、11日,9月29日、30日;11月1日、2日,义务戏就有7场。

对于参加义务戏演出的名角来说,义务戏往往是展示他们多方面才华的机会。各路名角往往借演义务戏的机会反串”戏(即跨行当饰演角色)。这使得演出变得诙谐幽默,妙趣横生,因而极受观众喜爱。

1930年11月17—19日,梨园公会在第一舞台为辽宁、陕西、北平水灾举办的三场筹赈义务夜戏,可以说是最经典的反串大戏了。其中的大轴戏就是一出反串蜡庙》。“四大名旦”中的梅兰芳和尚小云分别反串武生角色黄天霸与贺人杰,生角杨小楼饰花旦张桂兰。这样的大反串人们可是轻易见不到的,当天的票价也自然水涨船高,普通的座位都需要1块银元,而特级包厢竟然高达60元。然而,尽管票价,但人们仍然踊跃购票观看,场爆满。可以说,第一舞台为民国时期的灾荒救助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

 

(四)第一舞台与《霸王别姬》

 

众所周知《霸王别姬》是梅派的经典剧目,梅兰芳第一次演出该剧就是在第一舞台。其实,《霸王别姬》原名《楚汉争》,是杨小楼与尚小云排演的剧目,和梅兰芳无关。然而,梅兰芳在看过《楚汉争》之后,发现剧本冗长,敷衍故事的场子太多,占用了很长的时间,使得杨小楼有十分吃力的感觉,于是他就有了改编、重排《楚汉争》的想法。

然而,要想将一部已经编排完整的剧目,压缩又好,谈何容易。在重新编的过程中,梅兰芳的“粉丝团”,即时人所称“梅党”,可以说是功不可没

《霸王别姬》剧本的编排,首先是经过了梅党的核心人物齐如山的修改。

他以明代《千金记》传奇为依据,改编剧本。然而, “梅党”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却提出了异议。

此位名叫吴震修,认为剧本分上下集须完分两天演不妥,应该改为一天。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意见,齐如山固执己见,竟然要改,改。

吴震修真的接下了这个任务。对于一个没有写过戏的人来说,这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但是,两天之后,吴震修竟然真的拿着改完的剧本回来了。在新稿中,他删去了许多对主线发展没有影响的场子,还将词句作了压缩。他还诚恳的邀请大家一起来帮忙,进行衔接润色。于是通过大家共同努力剧本终于在1921年底压缩完成,这就是今天大家所熟知的《霸王别姬》

压缩后的《霸王别姬》确实洗练得多,博得彩声一片但在第二场非正式演出之后梅兰芳仍然感觉到,虞姬的舞剑还存在问题。原来,梅兰芳在排演《霸王别姬》之前,曾经专门请了一位武术教师,教授太极拳和太极剑,还向凤二爷学了《群英会》的舞剑和《秦琼卖马》的耍锏,这就导致《霸王别姬》中舞剑的路数显得较于是,在齐如山等人协助之下,梅兰芳另起炉灶,减少了武术动作的比重,加强京戏舞蹈动作,不久,《霸王别姬》才算完全成型。

1922年正月十九,《霸王别姬》正式在大栅栏第一舞台上映。梅兰芳与杨小楼登台亮相,在剧中将人物的爱恨情仇演绎到了极致。在接下来的几场演出中,偌大的第一舞台竟然座无虚席

《霸王别姬》在第一舞台的演出成功反映出了梅兰芳的成名不是偶然的。他有句从艺名言:“一师二友三观众。”《霸王别姬》的三改,就是最好的说明。这也从一个侧面表现出,一部好戏的出台往往需要一段千锤百炼的过程。也正是由于这种精益求精的毅力和精神,才让《霸王别姬》成为了京剧的优秀传统剧目,给后人留下了宝贵艺术遗产

然而,没有人想到,如同《霸王别姬》的悲剧结尾一样,号称京城第一的第一舞台,会在一次火灾中落下最后的帷幕。




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大栅栏街道办事处主办    北京市西城区科技和信息化委员会承办
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棕树斜街26号  邮编:100051

电话:63030896  传真:63031052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京ICP备案序号:05060914号